主題:醛固酮

+ 關注 ≡ 收起全部文章

腎素-血管緊張素-醛固酮系統抑制劑引起的高鉀血癥的處理

  血管緊張素轉換酶抑制劑(ACEI)和血管緊張素受體阻滯劑(ARB)是常用的抗高血壓藥,并可減少高危患者的心血管事件發生。其治療的副作用是發生高鉀血癥,在住院患者中有10%~38%,門診患者中,用藥1年之內約有10%發生高鉀血癥。最易發生高鉀血癥危險的是糖尿病患者和腎功能受損的患者,這些患者腎臟鉀離子排出可能存在缺陷[1]。

  對于沒有危險因素的患者, ACEI和ARB治療一般不會引起高鉀血癥,一些使用這些藥而高鉀血癥發生率低的研究認為:入選的是低危患者,隨訪頻繁,監測較嚴密所致。例如:充血性心衰患者血肌酐濃度平均在1.2~1.4mg/dl(106~124μmol/L),因為33%~50%充血性心衰患者有腎功能不全,在接受這些藥物治療時,高鉀血癥危險大大增加。醫生愿意為這種高危患者開這些藥的原因是因為存在高鉀血癥危險者,同樣也是這些藥物的最大心血管獲益者,這就提出一個治療上左右為難的問題。

  由于ACEI和ARB大劑量使用和聯合使用,以獲取更多的心血管保護作用,高鉀血癥可能成為常見的臨床事件。如果在上述任何一種藥物基礎上再增加一種醛固酮受體阻滯劑以改進充血性心衰治療效果,這種危險會進一步增加。初步證實這一聯合對于減緩腎臟病進展有益。這種治療策略能多大程度地改善心血管病治療效果,對于醫生和臨床藥師來說相當重要,既要識別高危患者,又要采取一些措施減少高鉀血癥的發生。盡管需要密切監護,但這些措施將使大多數患者享受這些藥物帶來的心血管益處,無需擔心發生高鉀血癥。

  1  腎臟對鉀的正常處理

  鉀由腎小球自由濾出,大多數濾出的鉀在近曲小管和亨利袢重吸收,僅10%的濾出物到達遠端腎單位。鉀的分泌在集合管,鉀在這個部位的分泌受生理需要調節和變化,鉀排泄的2個最重要生理因素是血漿醛固酮水平和到達遠曲小管的鈉離子多少。

  醛固酮分泌受腎素-血管緊張素系統影響,亦受血鉀濃度影響。腎素由位于入球動脈處的球旁細胞分泌。當腎臟灌注壓降低,例如低血容量狀態或相應狀況,如充血性心衰或肝硬化。腎素分泌增加并作用于血管緊張素原,形成血管緊張素Ⅰ,在血管緊張素轉換酶作用下轉變為血管緊張素Ⅱ。血管緊張素Ⅱ刺激腎上腺球狀帶分泌醛固酮。血漿鉀也有直接刺激醛固酮分泌作用。血管緊張素Ⅱ和鉀離子對醛固酮釋放的刺激作用似乎是協同的,因為一種因素存在另一種因素的反應亦增加。血管緊張素Ⅱ和鉀之間的相互作用涉及腎上腺內的腎素-血管緊張素系統的活性。

  2  高鉀血癥的發生

  ACEI和ARB通過在腎上腺部位干擾血管緊張素Ⅱ刺激醛固酮分泌的作用,從而減少尿鉀排出。ACEI阻斷血管緊張素Ⅱ生成,而ARB則是阻止血管緊張素Ⅱ與它的腎上腺受體相結合。除了它們對循環血管緊張素Ⅱ的作用外,這些藥還可干擾腎上腺球狀帶局部產生的血管緊張素Ⅱ[2]。

  在患有以下3種影響鉀排出疾病的患者,用 ACEI或ARB治療時可發生高鉀血癥:(1)到達遠曲小管的鈉減少;(2)醛固酮分泌缺陷;(3)腎皮質集合管功能異常,這些異常可由于其他藥物的作用引起,某些基礎病或二者皆有。

  2.1  到達遠曲小管的鈉減少  正常情況下血漿醛固酮濃度與到達遠曲小管的鈉之間呈負相關。

  在腎灌注減少時,血漿醛固酮濃度增加,同時鈉和水在近曲小管重吸收增加,導致遠曲小管鈉減少及輸送到遠曲小管的濾過液減少,在這種情況下腎臟鉀的排泄還是相對恒定的。

  輕到中度腎灌注減少,不至于引起遠曲小管鈉下降到影響鉀分泌導致臨床意義的高鉀血癥。只要心功能和腎臟灌注受損不嚴重,在大多數未治療的充血性心衰患者血鉀濃度正常或正常高值。當這些患者用 ACEI或ARB治療時,血漿醛固酮濃度下降,但血鉀濃度不增加,這是因為到達遠曲小管的鈉增加抵消了醛固酮降低的保鉀作用。輸送到遠曲小管的鈉增加是由于這些藥物的減輕后負荷作用,這些藥可改善心排出量和腎灌注。血管緊張素Ⅱ濃度降低在減少近曲小管鈉重吸收方面起重要作用。此外大多數患者用袢利尿劑治療,這就進一步增加了集合管的鈉輸送。

  當腎灌注進一步減少時,如在難治性充血性心衰,近曲小管重吸收明顯加強以至于非常少的鈉漏出而進入遠曲小管,盡管醛固酮濃度增加,但由于可利用鈉的缺乏,開始影響腎鉀分泌。待到能減輕后負荷的 ACEI或ARB亦難以改善心排出和腎灌注時,高鉀血癥的危險便增加了[3]。在這種情況,由于腎小球內壓力的下降,以至不能再通過增加腎小球灌注來補償,這就可引起血肌酐濃度升高。有這種情況的患者,通常尿鈉濃度低于10mmol/L,尿鉀濃度相對較高,常超過40mmol/L。雖然尿鉀濃度高,由于尿量少總尿鉀排出卻不多。

  2.2  醛固酮活性降低  在大多數患者,血漿醛固酮活性降低發生在使用 ACEI和ARB以后,尚不足以影響鉀的排泄。如果在給予這些藥前血漿醛固酮濃度已經降低,常常可以看到高鉀血癥,這是血漿醛固酮降低的結果。醛固酮濃度的減少可由于腎素-血管緊張素-醛固酮(RAA)系統任一點紊亂引起。這種紊亂可由疾病或藥物作用引起。幾種情況在其起點上影響該系統,并導致腎素釋放減少,醛固酮降低是其后果,通常稱為低腎素、低醛固酮綜合征。正常的老化過程伴有腎素釋放減少,中年以上患者高鉀血癥危險輕度增加。糖尿病腎病是最常見的低腎素、低醛固酮血癥原因,占總病例的43%~63%。作為糖尿病胰島素缺乏的結果,高鉀血癥的危險進一步增加,這種缺乏進一步限制機體將鉀向細胞內轉移[4]。

  幾種藥可以干擾腎素釋放。非甾體抗炎藥(NSAID)已有報道引起高鉀血癥,占住院患者的46%。這些藥物干擾前列腺素對腎素釋放的刺激作用而減少腎素釋放,當這些藥與RA系統抑制劑同時使用時醛固酮濃度進一步下降,因為前列腺素在血管緊張素Ⅱ刺激醛固酮分泌時起一種媒介作用。選擇性COX-2抑制劑在使用時與傳統的NSAIDS一樣要警惕[5]。

  在接受器官移植并接受免疫抑制劑環孢素或他克莫司(tacrolimus)治療的患者,高鉀血癥發生率有44%~73%,這些藥抑制腎素釋放直接干擾集合管的鉀分泌。用ACEI和ARB以減慢移植腎病的發展可增加高鉀血癥的危險[6]。
 
  β 腎上腺素能阻斷劑促進高鉀血癥的發生可能有2種機制。這些藥阻斷交感神經對腎素釋放的刺激作用。此外它們可能通過減少Na+-K+-ATP酶活性干擾細胞攝取鉀[7]。

  肝素可以通過阻斷腎上腺的醛固酮合成而引起高鉀血癥。這一并發癥的發生不考慮藥物劑量,可在靜脈注射或皮下給藥后發生。咪唑類抗真菌藥物,如酮康唑干擾腎上腺類固醇的生物合成,故可產生患者的醛固酮缺乏[8]。

  2.3  皮質集合管的功能異常  在干擾皮質集合管功能的藥物或疾病存在時,如果再用ACEIS 和ARBS,則高鉀血癥的危險增加。急、慢性腎小管間質腎病特點是早期發生腎鉀分泌受損,盡管腎功能可能只是輕度受抑,這些紊亂引起腎小管早期損傷,這種損傷導致周圍器官對醛固酮的作用產生抵抗。這樣即使血漿醛固酮稍微的降低都可能減少腎鉀的排泄。許多影響腎小管功能的疾病,也影響腎素釋放,結果低腎素低醛固酮血癥常常與腎小管功能受損同時存在。有這些共存情況的患者包括糖尿病腎病、腎移植、SLE、淀粉樣變、鐮狀細胞病或尿道梗阻[9]。

  保鉀利尿劑損傷皮質集合管分泌鉀的能力,在一項老年用 ACEI治療患者的分析,因高鉀血癥入院的患者,在入院前1周同時又接受保鉀利尿劑治療者27倍于單服用ACEI而未住院的患者。阿米諾利和氨苯蝶啶(triamterene)阻滯了集合管上皮的鈉通道。鈉重吸收阻滯劑通過該通道消除管腔內的負電荷,這樣可以去除了鉀分泌的主要動力。相似的作用在用甲氧芐啶(trimethoprim)和噴他脒(pentamidine)時也可看到,螺內酯和eplerenone是保鉀利尿劑,它們阻斷醛固酮與其受體的相互作用[10]。

  3  減少高鉀血癥的危險性

  假設有1例 58歲婦女,患有2型糖尿病、充血性心衰和糖尿病腎病。血漿肌酐濃度1.8mg/dl(159μmol/L),估計腎小球濾過率是31ml/min。該患者可能有低腎素低醛固酮血癥和集合管功能異常。視心衰的嚴重性,也會有遠曲小管鈉的減少,該患者顯然有發生高鉀血癥的危險。同時,干擾RA系統的藥物可給患者心血管帶來明顯益處。ACEI或ARB對減緩腎臟病的進展,治療心衰,減少未來心血管事件的危險及減低死亡危險均有利。假設心衰存在,可加用醛固酮受體阻斷劑以進一步減少死亡的機會[11]。

  對該患者,首先應通過精確測定腎功能的水平決定高鉀血癥的危險。一般,這種危險將隨著腎功能的下降而增加,然而,低于30ml/min的腎小球濾過率應該考慮發生高鉀血癥的可能確實會增加。患有糖尿病腎小球濾過率輕到中度減少(30~90ml/min),由于常有低腎素、低醛固酮,應考慮有高度危險。在慢性腎臟病患者,腎功能水平不應是決定是否使用或繼續使用這些藥的唯一標準。當患者腎小球濾過率嚴重減少(低于30ml/min)時使用這些藥需嚴密監護。僅僅以腎功能為基礎限制這些藥物將不必要地剝奪許多患者使用這些藥物所獲得的心血管好處,特別是可以采取許多措施以減少高鉀血癥的發生。應該回顧患者的用藥情況,隨時停用影響腎臟排鉀的藥物。特別要詢問患者使用NSAIDS和中草藥,因為中草藥是飲食鉀的隱性來源。

  患者應進低鉀飲食,特別忠告不要使用含鉀的食鹽代用品。富含鉀的食物包括橙汁、甜瓜和香蕉。利尿劑在減輕高鉀血癥特別有效。利尿劑通過增加集合管鈉的輸送而增加鉀的排泄。在腎小球濾過率≥30ml/min時,可以使用噻嗪類利尿劑,但是患者腎功能不全比較嚴重時袢利尿劑需要用。

  在治療充血性心衰時,如果保鉀利尿劑與 ACEI或與ARB合用,需密切監測血鉀。在一項隨機安體舒通評價研究中嚴重高鉀血癥的發生率為2%。該研究中平均肌酐是1.2mg/dl(106μmol/L),安體舒通劑量不超過25mg/d。實際上其后報告的高鉀血癥的發生率還要高些。報告包括更嚴重的腎功能異常的患者(肌酐1.8~2.0mg/dl,159~176μmol/L),這些人給了較高劑量的醛固酮受體阻滯劑。

  在慢性腎臟病和代謝性酸中毒,給患者小蘇打是有效防止血漿鉀濃度增加的方法。該藥增加到達遠曲小管的鈉,從而增加腎的排鉀作用,隨著酸中毒的糾正鉀向細胞內轉移。患者盡快接受有效的利尿劑治療,將確實能減少因給予碳酸氫鈉而導致容量負荷過重的可能。

  如果用ACEI或ARB治療,最好從小劑量開始。在用藥1周后檢查血鉀濃度。如果鉀濃度正常,藥物劑量可以上調。藥物劑量每次增加后1周,血鉀濃度都要再測定1次。因為血鉀濃度增加達5.5mmol/L時,藥物劑量可以降低,患者血鉀濃度將下降,腎素-血管緊張素阻斷劑的治療即使是低劑量仍可以繼續。在有高血鉀危險的患者,ARB使用應與ACEI一樣謹慎,用ACEI、ARB和醛固酮受體阻斷劑做聯合治療的患者,停用一種藥物對降低血鉀濃度也有效果。如果上述預防措施采取后,血鉀濃度≥5.6mmol/L,那么這些藥物應避免使用。特別是心臟傳導系統疾患的患者要特別注意,因為即使輕度高鉀血癥都可以造成傳導阻滯。聚磺苯乙烯鈉(kayexalate)常被用來治療急性高鉀血癥,然而長期使用耐受性差,由于這種樹脂是與高張山梨醇混懸液一起口服以造成滲透性腹瀉。此外,有報道長期使用造成胃腸道黏膜損傷。

  參考文獻

  1  Rimmer JM,Horn JF,Gennari FJ.Hyperkalemia as a complication of drug therapy.Arch Intern Med,1987,147:867-869.

  2  周向東.血管緊張素轉換酶抑制劑所致的高鉀血證.國外醫學·內科學分冊,1998,25:470-471.

  3  Palmer BF.Renal dysfunction complicating the treatment of hypertension.N Engl J Med,2002,347:1256-1261.

  4  De Fronzo RA.Hyperkalemia and hyporeninemic hypoaldosteronism.Kidney Int,1980,17:118-134.

  5  Palmer BF.Renal complications associated with use of nonsteroidal anti-inflammatory agents.J Investing Med,1995,43:516-533.

  6  鄭法雷,楊志鵬,楊軍,等.環孢素A治療中伴發高鉀血癥性腎小管酸中毒14例臨床分析.中國實用內科雜志,1997,17:335-336.

  7  Castellino P,Simonson DC,De Fronzo RA.Adrenergic modulation of potassium metabolism during exercise in normal and diabetic humans.Am J Physiol,1987,252:E68-E76.

  8  Oster JR,Singer I,Fishman LM.Heparin-induced aldosterone suppression and hyperkalemia.Am J Med,1995,98:575-586.

  9  譚華.慢性血透患者腎素-血管緊張素系統阻斷與高鉀血癥的危險關系.醫學信息,2002,2:110-114.

  10  Kleyman TR,Roberts C,Ling BN.A mechanism for pentamidine-induced hyperkalemia.Ann Intern Med,1995,122:103-106.

  11  Pitt B,Zannad F,Remme WJ.The effect of spironolactone on morbidity and mortality in patients with severe heart failare.N Engl J Med,1999,341:709-717.

  (編輯 毅  文)

  作者單位: 225000 江蘇省揚州市婦幼保健醫院藥劑科

           江蘇省揚州市第一人民醫院藥劑科

 

日期:2005年10月6日 - 來自[2005年第2卷第7期]欄目

2型糖尿病并高血壓與血漿醛固酮的相關性分析

    【摘要】 目的  了解2型糖尿病患者高血壓的發生與血漿醛固酮的關系。 方法  選擇2003年1月~2004年10月符合1999年WHO糖尿病診斷及分型標準的50例2型糖尿病患者,其中伴高血壓患者30例,平均年齡(56.4±19.8)歲,病程1~5年;糖尿病不伴高血壓患者20例,平均年齡(53.5±11.2)歲,病程6個月~7年。采用放射免疫法測定血漿醛固酮(立位和臥位)。 結果  (1)所有糖尿病患者血漿醛固酮偏高,糖尿病伴高血壓組與不伴高血壓兩組立、臥位比較,差異均有顯著性(P<0.01,P<0.05)。(2)健康組與糖尿病組立、臥位血漿醛固酮比較,差異亦均有顯著性(P<0.01,P<0.05)。 結論  糖尿病合并高血壓較常見。2型糖尿病并高血壓可能與醛固酮有關,因此糖尿病合并高血壓時,適當地采用安體舒通降壓是有必要的。

    關鍵詞  2型糖尿病 醛固酮 高血壓

    2型糖尿病(T2DM)并高血壓是其大血管病變所致的一種并發癥,而糖尿病患者血管內皮損傷可能是其重要原因之一 [1] 。本文為了解2型糖尿病伴高血壓時與醛固酮的相關性,特對50例2型糖尿病患者進行了醛固酮測定,并對其意義進行探討。

    1 資料與方法

    1.1 一般資料 糖尿病組選擇2003年1月~2004年10月符合1999年WHO糖尿病診斷及分型標準的50例2型糖尿病患者,將有、無高血壓分成A組和B組。A組,即并高血壓組30例,平均年齡(56.4±28.7)歲;男17例,女13例;病程1~3年。B組,即糖尿病不伴高血壓組20例,平均年齡(53.5±11.2)歲;男11例,女9例;病程為1個月~2年。均排除原發性醛固酮瘤以及皮質醇增多癥和糖尿病腎病。同時,選擇20例健康人作為對照組,皆采用75g OGTT試驗排除IGT、DM者,同時,連續3次血壓取平均數正常者作為受試對象;該組患者男11例,女9例,平均年齡(51.2±11.3)歲。

    1.2 方法 所有受試者,均于清晨測定立、臥位醛固酮。取血2ml,離心并于-40℃冰箱低溫保存。醛固酮測定采用放射免疫法,試劑購自深圳安群醫藥有限公司。標本均采用同批雙管測定,批間差異為5.2%,批內差異為3.9%。1.3 統計學方法 數據以(ˉx±s)表示,組間比較采用Stu-dent t檢驗。所有統計分析采用SPSS9.0軟件完成。

    2 結果

    2.1 A、B兩組患者立、臥位血漿醛固酮比較 糖尿病并高血壓患者血漿醛固酮立位和臥位,皆較糖尿病不伴高血壓組高,詳見表1。

    表1 A、B兩組患者立位和臥位血漿醛固酮的比較 (略)注:兩組立位比較, △ P<0.01;兩組臥位比較, ※ P<0.05

    2.2 對照組與糖尿病組血漿醛固酮比較 糖尿病患者不論立位和臥位血漿醛固酮含量明顯高于對照組,差異有顯著性。見表2。

    表2 對照組與糖尿病組血漿醛固酮比較 (略)注:兩組立位比較, △ P<0.01;兩組臥位比較, ※ P<0.05

    3 討論

    糖尿病合并高血壓較常見。眾所周知,醛固酮與高血壓有密切關系,醛固酮是人體重要的類固醇激素,傳統上認為它是由腎上腺皮質球狀帶合成;但近年來研究則發現包括人類在內的多種動物血管內皮細胞和血管平滑肌細胞均能合成醛固酮。有研究表明糖尿病初期血漿醛固酮水平增高,以后血漿醛固酮水平下降,這可能是因為糖尿病時毛細血管基底膜損傷,內皮細胞基底膜受損可能會影響到內皮細胞的信號傳遞,從而減弱內皮中醛固酮合成酶基因CYP11β2表達,間接地影響血管內皮細胞合成醛固酮。國內關于TXB2和6-Keto-PGF1α、ET和CGRP等激素與糖尿病血管病變 [1~3] 以及腎素—血管緊張素—醛固酮系統(RAAs)變化與高血壓之間關系的報道甚多,但是有關腎素活性、血管緊張素Ⅱ、醛固酮含量變化與糖尿病并高血壓的關系報道較少。本組研究結果為糖尿病患者醛固酮增高,同時伴高血壓組升高更明顯,推測可能的原因是(1)該組DM患者病程較短,尚未出現明顯的血管內皮細胞受損,所以醛固酮偏高,這與某些研究結果相符合;(2)醛固酮是體內重要的鹽皮質激素,是由膽固醇合成的,而糖尿病患者血脂代謝異常,膽固醇增高,從而導致醛固酮合成增加;(3)由于高血壓的存在,血管緊張素的活性增加,提高了腎上腺皮質球狀帶細胞中CYP11β2水平,從而使醛固酮合成酶P450活性升高,導致醛固酮合成增加。綜上所述,糖尿病合并高血壓時,在病程初期,血漿醛固酮是增高的,因此,此階段適當采用安體舒通降壓治療是有必要的。

    參考文獻

    1 曾正陪,唐州,孫梅勵,等.血漿內皮素與糖尿病血管病變的關系.中華內科雜志,1994,33(7):467.

    2 盛春永,劉合營,代峰,等.血漿TXB2,6-Keto-PGF1α測定在糖尿病腎病的臨床價值.放射免疫學雜志,1995,8(1):49-50.

    3 程光華,張新路,王菜鑫,等.糖尿病患者血漿CGRP RIA.放射免疫學雜志,1999,12(4):207.

    (編輯云 兆)

    作者單位:330008南昌江西醫學院三附院內分泌科( △ 腔鏡外科)

日期:2005年9月22日 - 來自[2005年第3卷第6期]欄目

原發性醛固酮增多癥誤診致糖尿病非酮性高滲癥1例

  本文闡述1例臨床癥見惡心、嘔吐,理化檢查有低鉀血癥,經查有糖尿病酮癥的患者,常規給予等滲氯化鈉補液后,致血鈉濃度升高,滲透壓升高,最終導致糖尿病非酮性高滲癥,并且血鉀不恢復,后經腎上腺CT及血漿醛固酮—腎素—血管緊張素Ⅱ檢測診為原發性醛固酮增多癥。現報告如下。

     1 病歷摘要
     
  患者,女,72歲,因口渴多飲10年,加重伴惡心、嘔吐5天入我院。該患者糖尿病病史10年,間斷口服消渴丸8~10粒,每日1~2次,從未系統監測血壓、血脂及血糖。5天前無明顯誘因出現惡心嘔吐,周身乏力,頭暈耳鳴,咳嗽痰多,口干渴,多飲,多尿,腹痛,食欲減退,消瘦。查體:T37.1℃,P108次/min,R22次/min,BP160/80mmHg,一般狀態不佳,語聲低微,口唇紫暗,面部紅赤,頸軟,甲狀腺未及,心界不大,雙肺可聞及少量濕音,心音弱,劍突下壓痛(+),肝脾肋下未及。實驗室檢查:血常規:WBC8.1×10 9 /L,NE84.7%;尿常規:KET(+),GLU(+),pH1.010,WBC15~25個/HP,隨機血糖17.51mmol/L,腎功:K + 2.3mmol/L,Na + 149.7mmol/L,Cl - 103.9mmol/L,CO 2 23.5mmol/L,AG22.3,滲透壓325.83mOsm/L,CREA106μmol/L,CRP217.04mmol/L;心電圖:竇性心動過速,胸前導聯ST段下移>0.05mV,T波倒置,肌紅蛋白(-),肌鈣蛋白I(-),CK-MB(-),血淀粉酶23IU/L,尿淀粉酶21IU/L。入院診斷:2型糖尿病、糖尿病酮癥、低鉀血癥、肺內感染、冠狀動脈粥樣硬化性心臟病、高血壓病、尿路感染。予靜點胰島素,補充氯化鈉注射液、降糖排酮及補鉀、抗炎、降壓、擴冠對癥治療,血壓仍在145~150/70~95mmHg,同時患者有譫妄,躁動不安、神志異常表現,尿常規:KET(-),血K + 1.96~2.12mmol/L,Na + 144.6~164mmol/L,滲透壓352.3~366.02m Osm/L,CO 2 30~32mmol/L,血氣分析:pH7.509,PCO 2 42mmHg,PO 2 74.4mmHg,BE10.4mmol/L,HCO 3- 33.8mmol/L,經治后酮癥消失,但有堿血癥、糖尿病非酮性高滲癥,每天靜脈加口服補充氯化鉀6.0g,降壓予瑞泰5mg,拜新同60mg聯合應用,血鉀、血壓仍不恢復至正常。進一步查腎上腺CT示雙側腎上腺結節樣增大,右腎上腺可見一類圓形低密度,左腎上腺密度均勻,臥位血漿醛固酮(Aldo)469pg/ml(45~175pg/ml),腎素(PRA)0.63μg/ml·h(0.05~0.79μg/ml·h),血管緊張素Ⅱ(ATⅡ)49.7μg/ml·h(23.3~52.8μg/ml·h);肌注呋塞米并取立位2h后Aldo587pg/ml(33~351pg/ml),PRA0.69μg/ml·h(1.95~3.99μg/ml·h),ATⅡ50.5μg/ml·h(55.3~115.3μg/ml·h)(以上均為放免法檢測),示醛固酮增高,而腎素、血管緊張素無反應,綜上診為原發性醛固酮增多癥,更改治療方案,予螺內酯60mg,每日3次口服,停用0.9%氯化鈉注射液,改用葡萄糖液加胰島素靜點補液以降糖,當血糖>13.9mmol/L時,皮下注射胰島素。2周后癥狀均消失,查體:T36.7℃,P80次/min,R18次/min,BP120/80mmHg,神清,雙肺呼吸音清,心音鈍,律齊,腹軟,無壓痛及反跳痛,血K + 4.7mmol/L,Na + 139mmol/L,Cl - 101.7mmol/L,CO 2 31mmol/L,滲透壓308.8mOsm/L,AG6.3,FBG8mmol/L,PBG10mmol/L。

     2 討論

  原發性醛固酮增多癥是由于腎上腺皮質腫瘤或增生致醛固酮分泌增多,引起潴鈉排鉀增加,體液容量擴張而抑制了腎素-血管緊張素系統,而醛固酮分泌增多加重高血鈉,使血漿滲透壓增高。本例患者有惡心、嘔吐,此癥狀一般多見于胃腸、肝膽系統疾病、糖尿病酮癥及低鉀血癥等,加之 不能正常進食,很易誤導醫生攝入不足及惡心、嘔吐丟失是導致低鉀血癥的主要原因,并且糖尿病酮癥更掩蓋了真正病因,而未能及時想到原發性醛固酮增多癥,治療上因有糖尿病酮癥和高血糖的存在,常規用等滲氯化鈉補液,胰島素降低血糖,使血鈉離子濃度進一步升高,滲透壓亦增高,最終致糖尿病非酮性高滲癥。后經螺內酯治療并限制鈉鹽攝入后,血壓、血鉀、血鈉均恢復正常,高滲狀態解除,患者很快痊愈。遺憾的是因患者及家屬不同意進一步根治治療,所以無病理結果。臨床上糖尿病非酮性高滲癥和原發性醛固酮增多癥并存較罕見,通過本例體會如下:(1)今后在低鉀血癥、高血壓同時存在時要考慮原發性醛固酮增多癥的可能;(2)若合并糖尿病酮癥,要及時限鈉攝入,并給予相應治療,以免引起血漿滲透壓升高;(3)對于一些掩蓋真正病因的情況,不能只因表面現象而輕易下結論,以免誤診。 

  作者單位:1 110032沈陽遼寧中醫學院附屬醫院內分泌科
  
       2 200032上海中醫藥大學 

    (收稿日期:2004-06-30) (編輯一 坤)

日期:2005年9月21日 - 來自[誤診分析]欄目

門冬氨酸鉀鎂在原發性醛固酮增多癥手術麻醉中的應用

    1995~2003年在靜吸復合麻醉下行原發性醛固酮增多癥手術20例,圍手術期均給予門冬氨酸鉀鎂補充血鉀、血鎂取得了良好的臨床效果,現報告如下。

  1 臨床資料
   
  1.1 一般資料 男3例,女17例,年齡35~45歲。6例血清鉀在2.5mmol/L以下,14例血清鉀在3.0mmol/L以下,6例血清鎂在0.7mmol/L以下。基礎血壓收縮壓均在160mmHg以上,隨即分成兩組:觀察組:每日輸20ml門冬氨酸鉀鎂及常規補鉀4~6g,及給予安體舒通50~100ml/d,螺內酯20mg,3次/d應用1周。對照組:同樣給與安體舒通50~100mg/d,螺內酯應用1周,鉀4~6g/d。術前血鉀提升到4.0mmol/L以上SBP在160mmHg,心率<90次/min,心電圖得到改善,離子基本正常時可進行手術。
   
  1.2 術中管理 術前2h給予安定5mg口服,東莨菪堿0.3mg術前1h肌注。入室后監測ABP、ECG、CVP、SPaO 2 等,誘導給予米唑安定1mg、異丙酚60~80mg,維庫溴胺8mg,芬太尼0.2mg誘導插管,術中給予安氟迷、N 2 O吸入、間斷給予維庫溴胺維持麻醉,術中給予門冬氨酸鉀鎂40ml加平衡鹽500ml靜滴,術中病人對麻醉藥較為敏感用量宜少,以免血壓劇烈波動。
   
  2 結果

  觀察組術前準備時間為:10.8±2.09min,對照組術前準備時間為:14.5±1.43min,經t檢驗,P<0.05,兩組有差異有顯著性。觀察組術前準備時間明顯縮短,術中循環穩定,心電圖無明顯異常改變。

  3 討論
    
  原發性醛固酮增多癥病人,醛固酮長期處于一個較高水平,它促進腎臟排鉀保鈉,使病人血清鈉增加、血容量增加、血鉀降低,特別是細胞內低鉀更為嚴重。同時伴有酸堿失衡、低鈣血癥、低鎂血癥,由于鉀大量丟失,Na + 由細胞內排出效能明顯降低,細胞內Na + 及H + 離子增加,胞內pH值下降、導致細胞內酸中毒和細胞外堿中毒,當細胞外液堿中毒時,游離鈣減少,導致低鈣血癥 [1]  。醛固酮還可促進鎂的排泄,另一方面抑制腎小管重吸受鎂,促進尿排鎂的作用 [2]  ,尿鎂增多,血鎂降低。低鈣血癥、低鎂血癥更易引起肢端麻木、手足抽搐和痛性肌痙攣等,低鉀血癥及低鈣血癥、低鎂血鎂此互為關聯,因此在補鉀治療時,宜同時補鈣、補鎂。臨床治療此病時常忽略低鎂血癥,門冬氨酸對組織細胞親和力強,可作為鉀鎂離子的載體易使鉀離子進入細胞內。鎂離子是多種酶反應輔助因子 [3]  ,包括Na + -K + -ATP酶,它也可促進鉀離子內流,在血清鉀得到補充的同時,細胞內缺鉀也得到迅速改善。以往用其他藥物補鉀時,雖然血清鉀很快達到正常,但細胞內鉀離子提升非常緩慢,使血鉀不能得到及時的糾正;另一方鎂離子降低了中樞神經的興奮性、阻斷交感神經節使血管擴張而起到降壓作用,對原發性醛固酮增多癥病人的高血壓癥狀改善是有益的。門冬氨酸鉀鎂在原發性醛固酮增多癥病人改善機體內環境起到了很好的作用。

  參考文獻
    
  1 武正炎,孫則禹.內分泌外科學,南京:江蘇科學技術出版社,1998,162.
   
  2 金惠銘.病理生理學,第4版.北京:人民衛生出版社,1999,36.

  3 Hurford WE,盛卓人,鄭斯聚譯.臨床麻醉手冊,第5版.沈陽:遼寧科學技術出版社,1998,490.
    

  作者單位:111000遼寧遼陽解放軍第201醫院麻醉科

日期:2005年8月4日 - 來自[經驗交流]欄目

醛固酮拮抗劑治療充血性心力衰竭的臨床觀察

    慢性充血性心力衰竭(CHF)時,由于心臟的排血量不能滿足機體的需要,結果激活交感神經系統和腎素血管緊張素-醛固酮系統,從而使血管緊張素和醛固酮增加,產生一系列對心肌的危害,使心臟發生重構,加重心衰。本文治療CHF在ACEI和袢利尿劑基礎上加用醛固酮拮抗擊劑安體舒通,觀察其臨床療效。

     1 對象與方法

     1.1 對象 實驗對象為本院住院患者,共36例,其中男21例,女15例,年齡30~78歲。原發病分別為冠心病、擴張型心肌病、風濕性瓣膜病。按照標準NYHA對心功能分級,5例心功能Ⅱ級,23例心功能Ⅲ級,8例心功能Ⅳ級。入院后測血清鉀、鎂離子濃度,做24h動態心電圖,心臟彩超及心功能測定,之后安體舒通20~40mg/d,同時配合使用袢利尿劑、ACEI、血管擴張劑,未用抗心律失常藥。服藥4周后復查血清離子、24h動態心電圖、心臟彩超及心功能測定。

    1.2 觀察標準 測定血清離子,觀察用藥前后變化。動態心電圖對比用藥前后24h室性心律失常發生的數值。超聲心動圖對左室舒張末期內經及左室射血分數(EF),進行對比觀察。

    1.3 統計學處理 計量數據以均數±標準差(ˉx±s)表示,用藥前后比較采用t檢驗,P<0.05為差異有顯著性。

    2 結果

    2.1 血清離子變化 血清鉀穩定在正常范圍,無高鉀血癥發生,鎂離子用藥前低于正常值。用藥后均升高。

    2.2 24h室性心律失常的監測 用藥后室性心律失常均減少,部分患者有短陣室速及RonT現象,用藥后消失。

    2.3 心臟彩超及心功能變化 左室舒張末期內徑(LVDD)明顯減少。EF值用藥前100%低于50%,用藥后均增加,如表1所示。

     表1 用藥前后觀察指標的變化(表略)
    
     3 討論

     回顧慢性心力衰竭的治療學研究歷史,我們得到最重要的啟示是單純針對增強心肌收縮力的治療,不能改善病人的預后,而針對心力衰竭的神經—體液或神經內分泌模型,干預在心力衰竭發生和發展過程中被過度激活的神經———體液系統,尤其是交感神經和腎素—血管緊張素———醛固酮系統(RAAS)的治療都獲得了巨大成功 [1]。

    CHF時交感神經興奮,RAAS激活,血管緊張素及醛固酮水平升高,醛固酮釋放后增加可以在短期內改善心臟功能,起到心功能的代償作用。但是長期醛固酮濃度增加,可以引起許多心力衰竭的負面效應。例如水鈉潴留、電解質紊亂、心肌纖維化、壓力反射的減弱、大動脈順應性降低及心律失常的增加。血管緊張素轉換酶抑制劑的應用可以使的治療更進了一步它可減少血管緊張素的形成,擴張小動脈及小靜脈,減輕心臟前后負荷,改善心室重構,降低患者的病死率,其結果已得到公認,雖然可對抗RAAS的作用,但心力衰竭長期應用ACEI時,常出現“醛固酮的逃逸”現象。即醛固酮不能保持穩定持續的降低,因此會導致水鈉潴留,在和袢利尿劑的基礎上加用小劑量安體舒通即可有效拮抗醛固酮的作用。醛固酮受體拮抗劑可以通過抗心肌纖維化,提高血清鉀鎂水平,和降低血循環中兒茶酚胺水平等作用,而起到抗心律失常作用,降低心衰病人的病死率。1999年實驗用醛固酮拮抗劑螺內脂治療心功能Ⅳ級患者,結果心源性死亡的危險降低31% [2] 。

    本文中,我們在ACEI和袢利尿劑的基礎上,聯合應用醛固酮拮抗劑安體舒通,從室性心律失常的發生,血清鉀鎂離子的變化,心肌收縮功能及的變化觀察療效,我們觀察的結果用藥后室性心律失常明顯減少,惡性程度減輕,與減少醛固酮水平、抑制心肌纖維化、減輕心臟負荷、調整細胞鉀鎂離子平衡有關。神經內分泌體因素的過度增強,可使左室發生重構,特別是AngⅡ及醛固酮作用,心肌纖維化和增生,用藥前后對比LVDD減少,EF增加,收到了良好的臨床效果。

    安體舒通是醛固酮受體拮抗劑,在治療中有特殊地位,小劑量安體舒通與以及利尿劑合用是安全的,不引起高血鉀。

      參考文獻

     1 胡大一,馬長生.心臟病學實踐,北京:人民衛生出版社,2001,540-546.

    2 The RALES Investigators.Effectwenss of spironolactone added to an an-giotsensin-converting enzme inhivitor and loop diuretic for severe ohronic congestive heart failare(the Rondomized Aldoctone Evoluation study Rales).Am J Cardiol,1996,78:1259-1265.

     作者單位:274100山東省定陶縣人民醫院   

日期:2005年8月4日 - 來自[臨床醫學]欄目

原發性醛固酮增多癥誤診為原發性高血壓1例

  【文獻標識碼】 B 【文章編號】 1680-077X(2004)01-0070-02

1 病例資料

男,62歲。因發現高血壓17年入院,伴間斷胸痛1年余。患者發現高血壓以來,血壓最高200/120mmHg,曾用多種降壓藥物聯合治療,效果不佳。現用尼莫地平60mg/次,每日3次,血壓控制在150~160/90~95mmHg。曾診斷為原發性高血壓病。近1年來出現間斷胸痛,為悶痛。既往史:否認糖尿病史,否認冠心病史。慢性乙型肝炎病史34年,遷延不愈。否認冠心病及高血壓病家族史。入院后查24h尿鉀48.4mmol/L,血漿醛固酮323.1pg/ml,腎素活性0.05ng/ml/h,血管緊張素-Ⅱ18.17pg/ml。并行腎上腺MRI 發現:右側腎上腺內支下級可見約1.5cm×1.1cm橫斷截面占位灶,考慮腺瘤。尿pH7.0,SG1.015,曾有尿微量蛋白。24h血壓監測:收縮壓最高176mmHg,舒張壓最高108mmHg,血壓控制不佳,并發現血鉀低(2.59mmol/L),予靜脈及口服補鉀效果不佳。追問病史3年前就曾發現血鉀低,且補鉀效果不佳。予安體舒通試驗性治療后,血壓降至140~150/80~90mmHg,血鉀升至4.11mmol/L,24h尿鉀40.5mmol,考慮診斷腎上腺腺瘤引起原發性醛固酮增多癥,經治療后病情穩定。血壓控制滿意,擇期手術。

2 討論

原發性醛固酮增多癥是由于腎上腺皮質腫瘤或增生致醛固酮分泌增多,引起儲鈉排鉀,體液容量擴張而抑制了腎素-血素緊張素系統,從而引起繼發性血壓升高。約占高血壓患者中的0.4%~2.0%。其中又以醛固酮瘤最多見,約占60%~85%。多為一側腺瘤,直徑在1~2cm。原發性醛固酮增多癥的病人臨床表現主要為:(1)高血壓,一般不呈惡性演進。(2)低血鉀引起的神經肌肉功能障礙,如肌無力,周期性麻痹,肢端麻木等,以及心臟表現。(3)腎臟表現多尿,夜尿多,多飲。實驗室檢查:(1)低血鉀,一般在2~3mmol/L,多為持續性。(2)高血鈉,一般為正常高限或略高。(3)堿血癥,血液pH值正常高限或略高于正常。(4)尿鉀高,在低血鉀條件下每日尿鉀仍在25mmol以上。(5)尿為偏堿性或中性,尿中可有少量蛋白質,尿比重偏低,在1.010~1.018之間。血漿醛固酮明顯升高。血腎素,血管緊張素-Ⅱ降低。用螺內酯每日320~400mg,分3~4次口服,歷時1~2周,可糾正電解質紊亂,血壓有不同程度下降。

該病人發現高血壓時為45歲,年齡輕、無高血壓家族史及其它易患因素,且常規降壓治療效果不佳,不應輕易診 斷原發性高血壓,而應考慮繼發性高血壓的可能,如腎實質病變、腎動脈狹窄、嗜鉻細胞瘤、Cushing綜合征及原發性醛固酮增多癥等。患者并無腎小球腎炎及糖尿病病史,無貧血水腫,血漿蛋白不低,尿中無蛋白,ACEI類藥物效果不佳,基本可除外腎實質病變;體檢未發現上腹部血管雜音,血壓高無明顯進展病程較長,腎動脈狹窄可能性不大,必要時腎動脈造影可明確診斷;患者血壓高無明顯波動,不伴心動過速,頭痛,出汗,蒼白等癥狀,不伴高血糖及代謝亢進,查血中兒茶酚胺水平可明確診斷;庫欣綜合征病人有糖皮質激素分泌過多的表現:高血壓合并向心性肥胖,滿月臉,水牛背,皮膚紫紋,毛發增多,血糖增高等,本病人并無上述特征,基本可除外本病。而因合并頑固性低血鉀,應考慮原醛,查血漿腎素活性降低及安體舒通試驗性治療有效,腎上腺MRI發現腫瘤部位可明確診斷。本病早發現、早治療可以提高治愈率或防止病情發展,且手術效果好,可避免誤診、誤治。

作者單位:100025中國民航總醫院內科

日期:2005年6月24日 - 來自[其它]欄目

肝硬化病人血漿腎素、血管緊張素-Ⅱ和醛固酮水平的測定

  【摘要】 目的 探討肝硬化時RAS的變化情況。方法 采用放射免疫分析法測定血漿腎素、血管緊張素-Ⅱ和醛固酮。研究對象分為兩組:肝硬化組18例,對照組16例。全部數據采用SAS分析軟件進行統計分析,計量資料以均數±標準差(ˉx±s)表示。結果 病例組腎素和醛固酮水平較對照組明顯降低(P<0.01),血管緊張素-Ⅱ兩組差異無顯著性(P<0.05)。結論 肝硬化時RAS系統活性降低,推測RAS變化非肝硬化繼發改變。

  腎素、血管緊張素、醛固酮(RAS)是體內重要的內分泌調節系統,而且一直被認為是肝硬化是鈉潴留的主要原因,且繼發于肝硬化。為了更好了解肝硬化時RAS系統的變化,我們對本院2002年1月~2003年3月住院肝硬化者及非肝硬化對照組進行血漿腎素、血管緊張素-Ⅱ和醛固酮水平的測定。

  1 資料和方法
   
  1.1 一般資料 肝硬化病人共18例,男11例,女7例;平均年齡為(64.5±13.7)歲(42~85歲),均為2002年1月~2003年3月本院住院患者。所有患者均經B超、CT及肝功能等明確診斷為肝硬化。肝功能CHILD-PUGH分級:A級14例,B級4例。有腹水者10例。本次測定前1個月均無相關藥物使用史。對照組16例,男11例,女5例;平均年齡63.8±14.5歲,其中健康志愿者2例,非肝硬化14例,均無相關藥物使用史。
   
  1.2 實驗方法 血漿腎素、血管緊張素、醛固酮測定:清晨臥位空腹采肘靜脈血2ml,肝素抗凝,離心分離,去上清液,置-20℃低溫冰箱保存待測。采用放射免疫分析法測定樣本中腎素、血管緊張素-Ⅱ和醛固酮。各值測定中均選用北京市福瑞生物工程公司的放免試劑盒。
   
  1.3 統計學方法 測定結果均以ˉx±s表示。采用團體t檢驗,由SAS6.12軟件包進行分析。
    
  2 結果
   
  2.1 結果測定值 見表1。
   
  表1 腎素、血管緊張素-Ⅱ和醛固酮測定結果 (略)

  2.2  肝硬化腹水組和非腹水組之間的比較 見表2。

  表2 腹水組和無腹水組 (略)

  注:經t檢驗,兩組間差異無統計學意義。
   
  2.3 CHILD-PUGH的A、B級之間的比較 見表3
   
  2.4 結果 顯示血漿腎素和醛固酮測定值病例組均較對照組顯著降低(P<0.001),與傳統所認為的肝硬化時RAS活性增高不一致;同時在進行腹水和非腹水組比較時,有嚴重水鈉潴留的腹水組血管緊張素-Ⅱ和醛固酮測定值較對照組并無升高;表3的數據顯示血管緊張素和醛固酮并未隨肝功能下降而有所增高。
   
  表3 CHILD-PUGH的A、B級之間的比較 (略)

  注:經t檢驗,兩組間差異無統計學意義。
   
  3 討論

  肝硬化在臨床上表現為多系統受累,全身重要器官如心、肺、腎等在同時發生著功能的改變,從而使肝硬化時內分泌系統改變變得十分復雜。腎素-血管緊張素-醛固酮(RAS)系統一直被認為是肝硬化時鈉潴留的主要原因,同時RAS的改變屬繼發性,且通常表現為活性增強。而現在發現鈉潴留的原因不僅有腎素-血管緊張素-醛固酮系統激活、交感神經活性的增強,還包括腎內血液動力學改變及腎臟局部RAS的變化,且這種變化可遠早于肝功能的改變。目前許多試驗證明,下肢負壓可單獨誘導鈉潴留發生,而可與腎素交感系統的活性增強完全無關 [1]  。門靜脈高壓也是鈉潴留的促發機制之一 [2,3]  。而其中腎素-血管緊張素-醛固酮系統并非象以往所說的那樣都表現為增高 [4]  。身體的許多局部組織中也存在著RAS [4]  。腎臟球旁細胞不僅分泌腎素,還分泌血管緊張素-Ⅰ及血管緊張素-Ⅱ,同時近端腎小管細胞也能分泌血管緊張素 [5]  。在肝功能尚在代償期時,腎內的RAS就可完全引起腎性鈉潴留,而無需依賴全身RAS的變化 [6]  。也有試驗表明在腎臟血液動力學發生變化以前,有腎小管介導的鈉潴留就已經存在,而此時血漿醛固酮水平尚未發生任何變化,并由此推斷由醛固酮誘導的鈉潴留僅是由遠端腎小管對醛固酮的敏感性增高引起的 [7]  。Wong F [6] 等人證明在高鈉攝入的病人臥位時其體循環的RAS處于抑制狀態,他們的試驗也證明了交感神經系統在肝硬化病人腎臟鈉潴留中并不起主要作用。Wong F [8]  等證實在肝硬化(腹水形成前)病人中血漿腎素及醛固酮水平均可降低,并進一步指出產生這種情況的原因是因為當病人轉為臥位時,過度充盈的內臟血容量轉移到體循環,從而引起血漿腎素和醛固酮的高度抑制,表現為低腎素和低醛固酮水平。本試驗測得的腎素、醛固酮水平均較非肝硬化對照組低,可能亦與此有關。進一步分析比較顯示血管緊張素-Ⅱ在腹水組中的平均值較非腹水組低,也更進一步支持肝硬化時腎素-血管緊張素-醛固酮系統的變化并非完全由肝功能的改變引起,與肝功能的改 變也并不同步。有研究表明,在肝硬化早期和進展期,機體對外源性的血管緊張素-Ⅱ均呈低反應性,內源性的血管緊張素-Ⅱ對進展期肝硬化外周血流有明顯的調節作用,運用血管緊張素-ⅡⅠ型受體拮抗劑在難治性腹水病人中可引起明顯的外周血流的改變,從而有效改善腹水情況,提示血管緊張素-Ⅱ在腹水形成中的作用 [9]。這一發現也為使肝硬化頑固性腹水者的治療開辟新途徑,也解釋了為何臨床部分病人對醛固酮拮抗劑螺內酯治療無效。本試驗結果中腎素和醛固酮水平肝硬化組均較對照組低,血管緊張素-Ⅱ水平兩組無差異,考慮一方面與所測為臥位測量值有關,另一方面與所選的病例肝功能分級均較好有關,可能由肝功能異常導致的血漿RAS系統的變化尚未顯現。
   
  通過本試驗研究我們知道,肝硬化時激素水平的變化十分復雜。要想全面了解肝硬化時RAS的變化,在測量血漿各值變化的同時,應結合測量各主要臟器的局部RAS的水平,而且多體位情況下的測量對正確估計RAS的變化也是必要的。由此可推斷RAS的改變在肝硬化時并非完全是繼發性的,而是多系統、多因素共同作用的結果。在肝硬化治療中,對醛固酮拮抗劑治療無效者可選用血管緊張素-ⅡⅠ型受體拮抗劑來治療,可提高療效。

  參考文獻
    
  1 Wong F,Sniderman K,Blendis L.The renal sympathetic and rennin-angiotensin response to lower body negative pressure in well-compenˉsated cirrhosis.Gastroenterology,1998,115:397-405.
   
  2 LevyM,Allotey JB.Temporal relationships between urinary salt retention and altered systemic hemodynamics in dogs with experimental cirrhosis.J Lab Med,1978,92:560-569.
   
  3 Jimёnez W,Martinez-Pardo A,Arroyo V,,et al.Temporal relationˉship between hyperaldosteronism,sodion retention and ascites formation in rats with experimental cirrhosis.Hepatology,1985,5:245-250.
   
  4 Campbell DJ,Habener J.Angiotensinogen gene is expressed and differˉentially regulated in multiple tissues of the rat.J Clin Invest,1986,78:31-39.
   
  5 Ingelfinger JR,Zuo WM,FON EA,et al.In situ hybridization evidence for angiotensingen Mrna in the rat proximal tubule.J Clin Invest1990,85:417-423.
   
  6 Wong F,Liu P,Blendis L.The mechanism of improved sodium homeˉostasis of low-dose losartan in pre-ascitic cirrhosis.Hepatology2002,35:1449-1458.
   
  7 Bernardi M,Trevisani F,Santini C,et al.Aldosterone related blood volˉume expansion in cirrhosis before and during the early phase of ascites formation.Gut1983,8:761-766.
   
  8 Robert W.Schrier.Renin-angiotensin in preascitic cirrhosis:Evidence for primary perpheral arterial vasodilatation.Gastroenterology,1998,115:489-491.
   
  9 Ahmed H,Rajiv J,David E,et al.Role of angiotensinⅡin regulation of basal and sympathetically stimulated vascular tone in early and advanced cirrhosis.Gastroenterology,2000,118:565-572.

  作者單位:200011上海第二醫科大學附屬第九人民醫院消化科

日期:2005年6月3日 - 來自[論著]欄目

醛固酮可直接導致心肌細胞肥大

J Card Fail. 2004 Dec;10(6):511-8.
臨床研究提示,醛固酮對心肌肥大具有調節作用,但在體內研究時,無法排除醛固酮相關的體液容量增加、血液流變學異常等間接導致心肌肥大的因素。最近,美國科學家利用新生大鼠心肌細胞培養,對醛固酮是否能直接導致心肌肥大進行了研究。試驗結果顯示,醛固酮導致細胞蛋白合成上升27%,心肌細胞表面積增加了29%,;同時伴有心鈉素及肌球蛋白α、β重鏈mRNA 水平的上調,這一效果可被礦物皮質酮受體抑制劑所阻斷。進一步分析表明,醛固酮通過刺激蛋白激酶C-α移位至細胞膜、促進ERK1/2和JNK磷酸化而產生上述效應。 總之,醛固酮可直接刺激新生大鼠心室肌細胞的肥大,這一效應受礦物皮質酮受體調節,并與ERK, JNK和蛋白激酶C-α的激活相關。
日期:2005年2月21日 - 來自[心血管相關]欄目
共 7 頁,當前第 7 頁 9 1 2 3 4 5 6 7 :


關閉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 圖文 | 版權說明 | 友情鏈接
Copyright © 2008 21tcm.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醫源世界 版權所有 蘇ICP備12067730號-1
醫源世界所刊載之內容一般僅用于教育目的。您從醫源世界獲取的信息不得直接用于診斷、治療疾病或應對您的健康問題。如果您懷疑自己有健康問題,請直接咨詢您的保健醫生。醫源世界、作者、編輯都將不負任何責任和義務。
本站內容來源于網絡,轉載僅為傳播信息促進醫藥行業發展,如果我們的行為侵犯了您的權益,請及時與我們聯系我們將在收到通知后妥善處理該部分內容
聯系Email: